栏目导航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 » 信息列表体育新闻

世人不仅误读了李白的诗,还误读了诗仙的一生_人文频

发布日期:2020-08-22 05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原标题:世人不仅误读了李白的诗,还误读了诗仙的一生

现在提到李白,你会想到什么?“贵妃研磨,力士脱靴”的狂士?“酒入愁肠,七分化作月光,余下三分呼为剑气,秀口一吐,就是半个盛唐”的诗仙?还是“五步杀一人,千里不留行”的最强打野刺客?

不论哪一个,我们印象里的李白都是一个备受年轻人喜爱的潇洒狂放形象,试问,哪个年轻人没有幻想过自己像李白那样才华横溢、蔑视权贵、洒脱不羁?可是,大家了解到的这个李白,是被误解了上千年的李白,真正的李白,或许同样潇洒不羁,多了一份壮志难酬的苦闷与彷徨。

新书《李白那年三十整》则还原一个被误读了千年,诗仙光环下,那个真实得我们不太想承认的李白。让我们看到在大唐的开元盛世下,身为一个“后浪”,三十岁的李白如何与仕途格格不入,如何在醉酒与求道中,一边乘风破浪,一边艰难前行,直到遍体鳞伤。

想要乘风破浪,怎奈风力难至

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天宝三载(公元744年),被赐金放还离开长安写这句诗的时候,李白应该不会想到,自己已经没机会再入仕了。

开元十八年(公元730年),李白三十岁,准备走出舒适区,一展抱负。三十岁之前的李白,顺风顺水,无拘无束,妥妥的一名后浪,到处游山玩水,访友求道,还在二十七岁那年和故宰相的孙女结婚成家,“朝共琅?之绮食,夜同鸳鸯之锦衾”,怎么看都是生活美满的样子。但是李白似乎并不愿意平凡一生,或者说他只能接受一种平凡,那就是绚烂至极后的归于平淡。可能李白在仕途上的运气已经被在才华上用完了,而立之年的李白并未能如愿,一如如今的后浪那样,初入社会,心比天高,却处处碰壁:

春,李白于安陆。因遭人谗谤,上书本州裴长史自白,终为所拒。

夏,李白至长安,谒宰相张说父子,无果。夏至秋,寓居终南山玉真公主别馆,欲谒玉真公主,不遇。又谒其他王公大臣,俱无果。

秋,李白困坐玉真别馆。后游?州谋职,未果。

冬,李白游坊州,欲另辟出路,盼地方官员“假我青云翼”,未果。

李白那年三十整。

有多少才华,就有多少失望

知乎上有个“你同情李白一生的遭遇吗?”的提问,高赞回答都是:“李白有多有才、多知名、多潇洒!”“我们也配同情他?!”回答者没能明白的是,李白越有才,这些才华带给他的失望就越多。

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,失败即使不是成功之母也没什么,因为平凡才是人生的基调。可那是“五岁诵六甲,十岁观百家”的天才诗人,是被称呼为“谪仙”、人见人爱的李太白。公认为是天才的李白觉得别人认为得很对,既然是凤凰,又如何能看上猫头鹰才吃的死老鼠?可现实很快给他以当头棒喝。

三十岁那年,在大唐的繁华之地长安,李白首次感到了人生狼狈,遍谒权贵却一无所获,反而被人嘲笑微贱。面对轻视自己的人,李白虽然留下了“丹徒布衣者,慷慨未可量”的愤慨之语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,自己的心态已濒于崩溃。对你我来说,人生的挫败触目皆是,对于李白的崩溃可能会觉得夸张,之所以有这种感觉,是因为你我没有李白那么自负,更可能是因为你我没当时的李白那么有才。

Power by DedeCms